宜昌市瑞康醫藥有限責任公司 - 顯示信息內容
     
 
  新聞資訊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黃連片摻雜新招辨析
發布時間: 2011-11-28 12:15:34 被閱覽數: 2443 次 來源: 公司質管部
文字 〖 自動滾屏(右鍵暫停)

黃連片摻雜新招辨析

宜昌市瑞康醫藥有限責任公司  高松章

黃連系多年生根莖類藥材,由于用量較大,市場逐年貨源緊缺,價格不斷攀升,受利益驅動,不法商人在黃連的生產、銷售方面產生了邪念,危害較大。我們在驗收購進的中藥飲片“黃連片”時發現有的黃連片摻雜使假手段詭異,通過對比性小試驗檢查發現黃連片比重增加是因摻入了礦石類或重金屬類粉末(實物不詳)從而獲得暴利。辨析如下:

1、手掂。以1000定額包裝為例,摻雜手掂感覺沉實,同等重量的正品體積稍大有輕泡感。

2、外觀。

1)摻雜后包裝袋內清潔,無毛須樣粉末,正品有明顯粉末狀毛須,拍打后可沉積于包裝底部。

2)切片表面觀察,正品(圖2-1)表面粗糙有縱向或稍彎曲的不規則裂隙,中心裂隙較寬深、疏松;摻雜(圖1-1)多數表面光潔、平滑,少有裂隙,顏色高度一致,且無放射狀層次感。

     黃連1-1 黃連2-1

3、水試。用較透明玻璃量杯,各取5樣品熱水沖泡。

1)正品黃連片水浸泡5分鐘后攪拌,水呈金黃色且透明鮮亮(圖2-2),靜置至次日觀察,色澤無變化(圖2-3)。

 

黃連2-2  黃連2-3

      

2)摻雜黃連片水浸泡后迅速現渾濁狀,約5分鐘后攪拌,水呈金黃色渾濁狀(圖1-2),靜置至次日觀察水依然渾濁,容器內表壁呈菌絲狀,容器底部沉積有較多灰白色晶體狀細粉末(圖1-3)。

黃連1-2  黃連1-3

  

通過上述黃連片的對比檢查,說明類似摻雜作假現象僅需簡單的經驗鑒別便可發現問題,尤其要提醒廣大有中藥飲片經營范圍的零售企業,只憑包裝標簽“驗收”上柜的須擦亮眼睛,不要給消費者帶來傷害。

 


上四條同類信息:

防弧光PVC硬板 汽車衡防作弊 焊接防護屏 松江二手回收 弧光隔擋簾 松江家電回收 弧光隔擋屏風 稱重管理 弧光隔擋隔斷 地磅防作弊 高速卷門 防弧光板 智能稱重 弧光防護屏 紅樓夢文學網 PVC防靜電門簾 紅樓夢文學 PVC各種防靜電薄膜 河南巨石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弧光防護隔斷 松江辦公用品回收 焊渣隔擋隔斷 搬家公司 巨石電子 透明pvc門簾 搬家公司 高速門 河南防作弊地磅 焊接防護簾 松江家具回收 汽車衡 電焊光防護簾 松江大學城搬家 地磅 pvc門簾 鏟車秤 高速卷簾門 松江大眾搬家 電焊防護屏 天車秤 防弧光簾 吊秤 快速卷門 稱重自動化 快速卷簾門 松江二手回收 pvc防弧光隔檔板 電焊防護隔斷 企業進銷存管理 焊機設備防護設施 大眾搬家 焊接防護屏遮弧條 吊鉤秤 電焊防護簾 松江中央空調回收 pvc電弧光門簾 快速門 松江二手調劑 焊接防護屏 隔墻填充巖棉 磅房管理 焊接防護簾 松江二手家具 汽車衡防作弊 酚醛板 智能稱重 防弧光隔斷 松江新城搬家 松江辦公用品回收 地磅防作弊 松江搬家 裝載機秤 稱重軟件 巖棉板 上海松江家電回收 汽車衡防作弊 巖棉條 紅樓夢 屋面保溫巖棉 松江洗衣機回收 外墻保溫巖棉 磅房防作弊 松江老城搬家 松江二手回收 原創文學 焊接防護隔斷 磅房自動化 松江電視機回收 沁園春 上海門業 文學網 憎水巖棉 松江辦公家具回收 遮弧簾 防水巖棉板 松江空調回收 高騰門業 門業 松江二手回收 pvc硬質遮弧板 松江冬年家電經營部 稱重管理 防弧光PVC板 松江搬家公司 松江二手家電 硬質防弧光屏風 松江冰箱回收 松江冬年搬家公司 硬質電弧光隔檔板 松江家電家具調劑 pvc防弧光隔檔板 松江搬廠 上海門業 汽車衡防作弊
 
 友情鏈接: 宜昌市藥監局 湖北省藥監局 國家藥監局
   
  版權所有:宜昌市瑞康醫藥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宜昌高新區生物產業園百靈路17號
銷售電話:0717-6851847 6854185 采購部:0717-6855919 6489200 中藥部:0717-6487188 6692121
備案號:鄂ICP備05010083號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號:(鄂)-非經營性-2017-0013 創意策劃:宜昌藍光網絡
无限在线观看完整版免费视频,老师你的奶好大下面好紧,亚洲AV片不卡无码久久五月,成·人免费午夜无码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